腸易激綜合征中醫診療專家共識意見 ( 2017)

2020.09.03 506
中華中醫藥學會脾胃病分會

腸易激綜合征 (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IBS) 是一種反復腹痛,并伴排便異?;蚺疟懔晳T改變的 功能性腸病,診斷前癥狀出現至少 6 個月,且近 3 個月持續存在。該病缺乏可解釋癥狀的形態學改變 和生化檢查異常,為消化科的常見病和多發病。IBS 在亞洲國家的發病率為 5% ~ 10%[1]。目前雖尚無大樣本人群的流行病學資料,但已證實不同地 區本病的患病率有所不同,北京地區的居民患病率 為 0. 82%[2],廣州地區為 5. 16%[3],武漢地區就診于消化科門診的患者有 10. 7% 診斷為 IBS[4]。近十幾年來,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飲食結構、生活 習慣的改變,環境的變化,本病就診人數呈逐年增 加趨勢。作為中醫藥治療的優勢病種之一,中醫治 療 IBS 具有較好的療效。中華中醫藥學會脾胃病分會于 2009 年發布了 《腸易激綜合征中醫診療共識意見》[5]。近年來,隨著 IBS 中醫研究認識的深化,有必要對中醫診療共識意見進行更新,以滿足 臨床診治和科研的需要。

中華中醫藥學會脾胃病分會于 2014 年 8 月在

合肥牽頭成立了 《腸易激綜合征中醫診療專家共識意見》起草小組。小組成員依據循證醫學的原 理,廣泛搜集循證資料,并先后組織國內脾胃病專 家就 IBS 的證候分類、辨證治療、診治流程、療效標準等一系列關鍵問題進行總結討論,形成本共識 意見初稿,之后按照國際通行的德爾斐法進行了 3 輪投票。2015 年 9 月在重慶進行了第一次投票, 并根據專家意見,對本共識意見進行了修改。2015 年 12 月,在北京進行了第二次投票。2016 年 6月,中華中醫藥學會脾胃病分會在廈門召開核心專 家審稿會,來自全國各地的 20 余名脾胃病學知名專家對本共識意見 ( 草案) 進行了第三次投票, 并進行了充分討論和修改。2016 年 7 月,在哈爾濱第 28 屆全國脾胃病學術會議上專家再次進行了討論、修改和審定,并于 2016 年 9 月在北京召開了本共識的最后專家定稿會議,完成了本共識意見 的制定 ( 表決選擇: ①完全同意;  ②同意,但有一定保留; ③同意,但有較大保留; ④不同意,但有保留; ⑤完全不同意。如果 > 2 /3 的人數選擇①,或 > 85% 的人數選擇① + ②,則作為條款通過) ?,F將全文公布如下,供國內外同道參考,并冀在應用中不斷完善。

1 概述

1. 1 病 名

根據 IBS 主要臨床表現,中醫病名屬于 “泄瀉” “便秘” “腹痛” 范疇。以腹痛、腹部不適為主癥者, 應屬于 “腹痛” 范疇, 可命名為 “腹痛”;   以大便糞質清稀為主癥者,應屬于 “泄瀉”范疇,可命名為 “泄瀉”;   以排便困難、糞便干結為主癥者,應屬于 “便秘” 范疇,可命名為 “便秘”。

1. 2 西醫診斷

西醫診斷首先應在詳細采集病史和進行體格檢查的基礎上有針對性地選擇輔助檢查,排除器質性疾病及代謝異常,明確 IBS 的診斷。一般情況良好、具有典型IBS 癥狀者,糞便常規 ( 紅細胞、白細胞、潛血試驗、寄生蟲) 為必要的檢查,建議將結腸鏡檢查作為除外器質性疾病的重要手段。其他輔助檢查包括腹部超聲檢查、全血細胞計數、糞便培養、肝功能、腎功能、紅細胞沉降率、消化系統腫瘤標志物等生化檢查,必要時行腹部 CT 掃描,鋇劑灌腸檢查酌情使用。對診斷可疑和癥狀頑固、治療無效者,應有選擇地做進一步的檢查如血鈣、甲狀腺功能檢查、乳糖氫呼氣試驗、72h 糞便脂肪定量、胃腸通過時間測定、肛門直腸壓力測定等對其動力和感知功能進行評估,從而指導調整治療方案。

根據羅馬Ⅳ標準[6],IBS 典型的臨床表現為反復發作的腹痛,最近 3 個月內每周至少發作 1 天, 伴有以下 2 項或 2 項以上:  1 )  與排便有關;  2 ) 發作時伴有排便頻率改變; 3)  發作時伴有糞便性狀 ( 外觀) 改變。診斷前癥狀出現至少 6 個月, 近 3 個月持續存在。根據患者的主要異常排便習慣,IBS 可分為 4 個主要的亞型[6],即: 1) IBS 便秘型  ( IBS-C) :   至少 25% 的排便為 Bristol 1-2 型,且 Bristol 6-7 型的排便小于 25% ; 2 ) IBS 腹瀉型( IBS-D) :   至少 25% 的排便為  Bristol  6-7  型, 且 Bristol 1-2 型的排便小于 25% ; 3 ) IBS 混合型( IBS-M) :   至少 25% 的排便為 Bristol 1-2 型,且至少 25% 的排便為 Bristol 6-7 型;  4 ) IBS 不定型( IBS-U) :   如果患者滿足 IBS 的診斷標準,但其排便習慣異常不符合以上上述 3 者中的任何一個。這一亞型并不常見,其原因可能是頻繁改變飲食或藥 物,或無法停止使用對胃腸道運動有影響的藥物。

亞型的分類標準須根據至少 14 天的患者報告, 使用 “25% 原則” ( 即根據存在排便異常時的主要異常排便習慣,結合 Bristol 分類表[6] 對糞便性狀進行記錄,從而判斷屬于哪一亞型) 對IBS 進行亞型分類。其中,主要排便習慣依據至少出現 1 次異常排便的天數;   糞便性狀異常包括:   Bristol 1-2  型( 硬便或塊狀便) ,或 Bristol 6-7 型 ( 稀便或水樣便) ; 糞便頻次異常包括:  每天排便大于 3 次,或每周排便小于 3 次。觸發 IBS 癥狀發作或者加重的因素包括先前的胃腸炎、食物不耐受、慢性應激、憩室炎及外科手術等。

在我國,臨床上以腹瀉型 IBS 最為多見,便秘型、混合型和不定型 IBS 則相對較少[7]。病史對于 診斷至關重要,且應注意有無報警征象。報警征象 包括:  發熱、消瘦、貧血、腹部包塊、頻繁嘔吐、嘔血或黑便、年齡  > 40  歲的初發病者、有腫瘤( 結腸癌)   家族史等。對有報警征象者建議及時行相關檢查,對有精神心理障礙者建議根據相關心理 量表及時進行心理評估,明確排除器質性疾病對解 釋病情更為有利。根據功能性胃腸病多維度臨床資 料剖析[8]要求,目前診斷上需從5 個維度對疾病狀態進行多維度描述、評估,細化信息采集,充分完善臨床資料,制定個性化治療方案。5 個維度分別為: 1) 功能性胃腸病的羅馬 IV 標準診斷分型;

2)  提示更多針對性治療的相關診斷亞型的附加信息,如 IBS 的腹瀉型、便秘型; 3)  身體不適對患者個人生活的影響;  4 )  社會心理影響;  5 )   生理異?;蛏飿酥疚?。

1 病因病機

1. 1 病 因

IBS 的發病基礎多為先天稟賦不足和 ( 或)  后天失養,情志失調、飲食不節、感受外邪等是主要的發病誘因[9 - 10]。

2. 2 病 位

IBS 的病位在腸,主要涉及肝、脾 ( 胃) 、腎等臟腑,與肺、心亦有一定的關系[11 - 14]。

2. 3 病 機

IBS 發病的 3 個主要環節: 脾胃虛弱和  ( 或) 肝失疏泄是 IBS 發病的重要環節,肝郁脾虛是導致IBS 發生的重要病機,脾腎陽虛、虛實夾雜是導致疾病遷延難愈的關鍵因素。諸多原因導致脾失健運,運化失司,形成水濕、濕熱、痰瘀、食積等病理產物,阻滯氣機,導致腸道功能紊亂;   肝失疏泄,橫逆犯脾,脾氣不升則泄瀉;  若腑氣通降不利則腹痛、腹脹;   腸腑傳導失司則便秘;   病久則脾腎陽虛,虛實夾雜[14 - 16]。

此病初期,多為肝氣郁結,失于疏泄,肝氣橫逆乘脾; 繼則脾失健運,濕從中生;  脾虛日久而致脾陽不足,繼則腎陽受累。所以此病以濕為中心, 以肝氣郁結而貫穿始終,氣機失調為標,而脾腎陽  虛為本。在整個發病過程中,肝失疏泄,脾失健 運,脾陽及腎陽失于溫煦,最終導致 IBS 的病機轉歸由實轉虛,虛實夾雜。

2 辨證分型

3. 1 IBS-D 分為 5 個證型

3. 1. 1 肝郁脾虛證 主癥:  1)   腹痛即瀉,瀉后痛減;  2)   急躁易怒。次癥:   1)   兩脅脹滿;   2)   納呆; 3)  身倦乏力。舌脈:  舌淡胖,也可有齒痕, 苔薄白; 脈弦細。

3. 1. 2 脾虛濕盛證 主癥:  1)   大便溏瀉;   2)   腹痛隱隱。次癥:  1)   勞累或受涼后發作或加重;   2) 神疲倦怠;  3 )  納呆。舌脈:  舌淡,邊可有齒痕, 苔白膩; 脈虛弱。

3. 1. 3   脾腎陽虛證    主癥:   1)   腹痛即瀉,多晨起時發作;  2 )  腹部冷痛, 得溫痛減。次癥:   1 ) 腰膝酸軟;  2 )  不思飲食;  3 )    形寒肢冷。舌脈: 舌淡胖,苔白滑; 脈沉細。

3. 1. 4  脾胃濕熱證   主癥:   1)   腹中隱痛;   2)   瀉下急迫或不爽;  3)  大便臭穢。次癥:  1)   脘悶不舒;  2)  口干不欲飲,或口苦,或口臭;  3 )   肛門灼熱。舌脈: 舌紅,苔黃膩; 脈濡數或滑數。

3. 1. 5    寒熱錯雜證    主癥:  1 )   大便時溏時瀉;

2)   便前腹痛,得便減輕;   3)   腹脹或腸鳴。次癥:

1)  口苦或口臭;  2)  畏寒,受涼則發。舌脈:   舌質淡,苔薄黃; 脈弦細或弦滑。

3. 2 IBS-C 分為 5 個證型

3. 2. 1  肝郁氣滯證   主癥:   1)   排便不暢;   2)   腹痛或腹脹。次癥: 1 ) 胸悶不舒; 2 )  噯氣頻作;

3) 兩脅脹痛。舌脈: 舌暗紅; 脈弦。

3. 2. 2   胃腸積熱證    主癥:   1)   排便艱難,數日一行;  2)  便如羊糞,外裹黏液;  3)   少腹或脹或痛。次癥:  1)  口干或口臭;  2 )   頭暈或頭脹;   3 ) 形體消瘦。舌脈: 舌質紅,苔黃少津; 脈細數。

3. 2. 3 陰虛腸燥證 主癥: 1 )  大便硬結難下, 便如羊糞;  2 )   少腹疼痛或按之脹痛。次癥:   1 ) 口干; 2) 少津。舌脈: 舌紅苔少根黃; 脈弱。

3. 2. 4 脾腎陽虛證 主癥: 1 )  大便干或不干, 排出困難;   2 )   腹中冷痛, 得熱則減。次癥:   1 ) 小便清長;  2 )  四肢不溫;   3 )   面色  白。舌脈: 舌淡苔白; 脈沉遲。

3. 2. 5 肺脾氣虛證 主癥: 1 )  大便并不干硬, 雖有便意,但排便困難;  2)   便前腹痛。次癥:   1) 神疲氣怯;  2)   懶言;   3)   便后乏力。舌脈:   舌淡苔白; 脈弱。

證候診斷: 主癥 2 項,加次癥 2 項,參考舌脈,即可診斷。

1 臨床治療

4. 1 治療目標

1) 緩解病情,包括臨床癥狀尤其是心理癥狀緩解; 2) 減少病情復發; 3) 提高生活質量。

4. 2 治療原則

IBS 的中醫治療應當分型辨證論治,根據腹瀉型、便秘型、混合型及不定型的特點結合證型變化適當佐以通便止瀉方法進行治療。

4. 3 辨證施治

4. 3. 1 IBS-D 1) 肝郁脾虛證: 治法: 抑肝扶脾。

主方: 痛瀉要方 ( 《丹溪心法》) 。藥物: 白術、白芍、防風、陳皮。加減: 腹痛甚者,加延胡索、香附; 噯氣頻繁者,加柿蒂、豆蔻; 瀉甚者,加黨參、烏梅、木瓜; 腹脹明顯者,加檳榔、大腹皮; 煩躁易怒者,加牡丹皮、梔子。

1) 脾虛濕盛證: 治法:  健脾益氣, 化濕止瀉。主方: 參苓白術散 ( 《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藥物: 蓮子肉、薏苡仁、砂仁、桔梗、白扁豆、茯苓、人參、甘草、白術、山藥。加減: 舌白膩者, 加厚樸、藿香; 瀉下稀便者,加蒼術、澤瀉;  夜寐差者,加炒酸棗仁、夜交藤。

2) 脾腎陽虛證: 治法: 溫補脾腎。主方: 附子理中湯 ( 《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合四神丸

( 《內科摘要》) 。藥物: 附子、人參、干姜、甘草、白術、補骨脂、肉豆蔻、吳茱萸、五味子。加減: 憂郁寡歡者,加合歡花、玫瑰花; 腹痛喜按、怯寒便溏者,加重干姜用量,另加肉桂。

3) 脾胃濕熱證: 治法:  清熱利濕。主方:  葛根黃芩黃連湯 ( 《傷寒論》) 。藥物: 葛根、甘草、黃芩、黃連。加減: 苔厚者,加石菖蒲、藿香、豆蔻; 口甜、苔厚膩者,加佩蘭; 腹脹者,加厚樸、陳皮; 脘腹痛者,加枳殼、大腹皮。

4) 寒熱錯雜證: 治法:  平調寒熱, 益氣溫中。主方: 烏梅丸 ( 《傷寒論》) 。藥物:  烏梅、細辛、干姜、黃連、附子、當歸、黃柏、桂枝、人 參、花椒。加減: 少腹冷痛者,去黃連,加小茴香、荔枝核; 胃脘灼熱或口苦者,去花椒、干姜、附子,加梔子、吳茱萸; 大便黏膩不爽、里急后重者,加檳榔、厚樸、山楂炭。

4. 3. 2 IBS-C 1) 肝郁氣滯證: 治法: 疏肝理氣, 行氣導滯。主方: 四磨湯 ( 《癥因脈治》) 。藥物: 枳殼、檳榔、沉香、烏藥。加減: 腹痛明顯者,加延胡索、白芍; 肝郁化熱見口苦或咽干者,加黃芩、菊花、夏枯草; 大便硬結者,加麻仁、杏仁、桃仁。

2) 胃腸積熱證: 治法: 泄熱清腸, 潤腸通便。主方: 麻子仁丸 ( 《傷寒論》) 。藥物: 火麻仁、白芍、枳實、大黃、厚樸、杏仁。加減: 便秘重者,加玄參、生地黃、麥冬; 腹痛明顯者,加延胡索,原方重用白芍。

3) 陰虛腸燥證: 治法:  滋陰瀉熱, 潤腸通便。主方: 增液湯 ( 《溫病條辨》) 。藥物: 玄參、麥冬、生地黃。加減: 煩熱或口干或舌紅少津者,加知母; 頭暈腦脹者,加枳殼、當歸。

4) 脾腎陽虛證: 治法: 溫潤通便。主方: 濟 川煎 ( 《景岳全書》) 。藥物: 當歸、牛膝、肉蓯 蓉、澤瀉、升麻、枳殼。加減: 舌邊有齒痕、舌體 胖大者,加炒白術、炒蒼術; 四肢冷或小腹冷痛 者,加補骨脂、肉豆蔻。

5) 肺脾氣虛證: 治法: 益氣潤腸。主方: 黃 芪湯 ( 《金匱翼》) 。藥物: 黃芪、陳皮、白蜜、火 麻仁。加減: 氣虛明顯者,可加黨參、白術; 久瀉 不止、中氣不足者,加升麻、柴胡、黃芪; 腹痛喜 按、畏寒便溏者,加炮姜、肉桂; 脾虛濕盛者,加 蒼術、藿香、澤瀉。

4. 4 常用中成藥

4. 4. 1   參苓白術顆粒 ( 丸)   健脾、益氣,用于體倦乏力,食少便溏。

4. 4. 2   補中益氣顆粒 ( 丸)   補中益氣、升陽舉陷,用于脾胃虛弱、中氣下陷所致的泄瀉。

4. 4. 3 肉蔻四神丸  溫中散寒、補脾止瀉,用于大便失調,黎明泄瀉,腸瀉腹痛,不思飲食,面黃體瘦,腰酸腿軟。

4. 4. 4 附子理中丸  溫中健脾,用于脾胃虛寒所致脘腹冷痛、嘔吐泄瀉、手足不溫。

4. 4. 5 補脾益腸丸  補中益氣、健脾和胃、澀腸止瀉,用于脾虛泄瀉。

4. 4. 6 人參健脾丸  健脾益氣、和胃止瀉,用于脾胃虛弱所致腹痛便溏、不思飲食、體弱倦怠。

4. 4. 7 參倍固腸膠囊  固腸止瀉、健脾溫腎,用于脾腎陽虛所致的慢性腹瀉、腹痛、肢體倦怠、神疲懶言、形寒肢寒、食少、腰膝酸軟; 腸易激綜合征 ( 腹瀉型) 見上述證候者。

4. 4. 8 固本益腸片  健脾溫腎、澀腸止瀉,用于脾虛或脾腎陽虛所致慢性泄瀉。

4. 4. 9 楓蓼腸胃康顆粒  清熱除濕化滯,用于傷食泄瀉型及濕熱泄瀉型。

4. 4. 10  痛瀉寧顆粒  柔肝緩急、疏肝行氣、理脾運濕,用于肝氣犯脾所致腹痛、腹瀉、腹脹、腹部不適等癥; 腸易激綜合征( 腹瀉型) 見上述證候者。

4. 4. 11 固腸止瀉丸  調和肝脾、澀腸止痛,用于肝脾不和所致瀉痢腹痛。

4. 4. 12 麻仁軟膠囊 潤腸通便,用于腸燥便秘。

4. 4. 13 麻仁潤腸丸  潤腸通便,用于腸胃積熱所致胸腹脹滿、大便秘結。

4. 4. 14 清腸通便膠囊 清熱通便、行氣止痛,用于熱結氣滯所致大便秘結。

4. 4. 15 滋陰潤腸口服液 養陰清熱、潤腸通便, 用于陰虛內熱所致大便干結、排便不暢、口干舌 燥、舌紅少津等。

4. 4. 16 芪蓉潤腸口服液 益氣養陰、健脾滋腎、 潤腸通便,用于氣陰兩虛、脾腎不足、大腸失于濡 潤而致的虛證便秘。

4. 5 針灸

泄瀉取足三里、天樞、三陰交,實證用瀉法, 虛證用補法,脾虛濕盛加脾俞、章門;    脾腎陽虛加腎俞、命門、關元,也可用灸法;    脘痞納呆加公孫;    肝郁加肝俞、行間。便秘取背俞穴和腹部募穴及下合穴為主,一般取大腸俞、天樞、支溝、豐 隆,實證宜瀉,虛證宜補,寒證加灸,腸燥加合 谷、曲池; 氣滯加中脘、行間,用瀉法; 陽虛加灸神闕[5,18 - 19]。

4. 6 外治法

中醫按摩、藥浴、穴位注射、穴位埋線等外治 法對改善患者臨床癥狀有一定的幫助。推薦采用以  神闕穴為主的敷貼療法: 1)  虛性體質:  當歸、升麻、黨參等。2) 實性體質:  大黃、黃芪、牡丹皮等。貼敷時間及療程: 每日 1 次,每次 2 ~ 4 小時, 7 天 1 個療程。采用多維度的綜合治療方法可以提高臨床療效[20 - 21]。

4. 7 IBS 治療難點與中西醫結合治療策略

IBS 治療難點在于如何在改善單項癥狀如腹痛、腹瀉或便秘的同時達到長期癥狀的改善。許多IBS 患者除了腸道癥狀外,往往伴有精神癥狀。已證實 IBS 患者較正常人及其他胃腸道器質性疾病患者存在更多的焦慮、抑郁、軀體化障礙[17]。目前身心醫學的概念已經引入 IBS 的治療觀念中,抗焦慮抑郁藥物的使用已經日益得到消化界的重視,但 使用的起點與結點仍是目前關注的焦點,中醫因其  辨病與辨證相結合,整體調整,可彌補現代醫學對IBS 重疊癥狀及伴焦慮抑郁障礙患者等治療方案的不足,減少長期服用抗焦慮抑郁藥物的不良反應。IBS 中醫診療流程圖具體見圖 1。

1 療效評定

5. 1 單項癥狀評價

5. 1. 1   腹痛程度    1)   0 分,無任何腹痛感覺;   2) 1 ~ 3 分,輕度腹痛,不影響工作、生活; 3) 4 ~ 6 分,中度腹痛,影響工作,不影響生活; 4 )  7 ~ 10 分,重度腹痛,疼痛劇烈,影響工作及生活。

圖片2.png

圖 1    腸易激綜合征中醫診療流程圖

應答率評價: 腹痛得分與基線相比改善至少 30% , 在整個觀測時間內滿足該標準達到 50% 者被定義為應答者。

5. 1. 2 排便異常 IBS-D 依據 Bristol 評分表[22 - 23] 對糞便性狀進行評分,應答率評價: 與基線相比, 大便性狀屬于 Bristol 6-7 型的天數至少減少 50% , 在整個觀測時間內滿足該標準達到 50% 者被定義為應答者。IBS-C  依據患者報告的自發排便數( CSBM) [22 - 23]對便秘情況進行評估,應答率評價: 與基線相比,每周 CSBM 至少增加 1 次,在整個觀測時間內滿足該標準達到 50% 者被定義為應答者。

5. 2 總體癥狀評價

推 薦 采 用 IBS 癥 狀 嚴 重 程 度 量 表 ( IBS- SSS) [24],包括腹痛程度、腹痛頻率、腹脹程度、排便滿意度及對生活的影響 5 個方面,每項滿分均 為 100 分,總分 500 分。評定標準:  1)  正常:   ≤ 75 分; 2 ) 輕度: 76 ~ 175 分; 3 ) 中度: 176 ~

300 分; 4) 重度: > 300 分。應答率評價: 每周對患者詢問: “在過去的 1 周內,您的 IBS 癥狀有明顯減輕嗎?” 患者回答 “是” 或 “否”,在整個觀測時間內患者回答 “是” 的次數≥50% 者被定義為應答者。

5. 3 證候療效評價

推薦依照 《中藥新藥臨床研究指導原則 ( 試行) 》[25],也可選用中醫脾胃系疾病患者報告結局量表[26]。采用尼莫地平法計算: 療效指數 =

[( 治療前積分 - 治療后積分)  / 治療前積分] ×100% ,分為臨床痊愈、顯效、有效、無效共 4 級。

1) 臨床痊愈: 主要癥狀、體征消失或基本消失, 療效指數≥95% ; 2) 顯效: 主要癥狀、體征明顯改善,70% ≤療效指數 < 95% ; 3) 有效: 主要癥狀、體征明顯好轉,30% ≤療效指數 < 70% ; 4 ) 無效: 主要癥狀、體征無明顯改善,甚或加重,療效指數 < 30% 。

5. 4 生活質量評價

可選用中文版  SF-36  健康調查量表[27]進行評價; IBS 特殊量表可參考 IBS-QOL 量表[28]。

5. 5 精神心理評價

可選用漢密頓焦慮量表 ( HAMA)  及漢密頓抑郁量表 ( HAMD) 評價 IBS 患者的精神心理狀態。

6 預防調攝

保持心理健康,生活起居規律,養成良好的飲食習慣可減少 IBS 的發生。教育患者充分認識該病的發病本質、特點及治療知識,對治療該病有十分 重要的作用。飲食原則: 1)  要規律飲食,以飲食清淡、易消化、少油膩,避免冷食、辛辣刺激食 物、生食。一日三餐定時定量,不過饑過飽,不暴  飲暴食,這樣有利于腸道消化吸收平衡,避免因無 規律飲食而致腸道功能紊亂。2) IBS-C 患者可適量補充水果、蔬菜、谷類、玉米等富含植物纖維食 物以加速食物的運轉,增加糞容量,使排便順利。IBS-D 患者盡量避免纖維素含量豐富的食物,可能會促進腸道蠕動進一步加重腹瀉癥狀。3) 已明確的可以引起癥狀的食物應該避免,例如含山梨醇的產品 ( 低卡路里口香糖) 、含高纖維或脂肪的食物和過量的咖啡因和酒精; 乳糖不耐受可被認為是產生癥狀的原因之一; 限制產氣食物,如咖啡、碳酸飲料、酒精、豆類、甘藍、蘋果、葡萄、土豆以及紅薯等的攝入。4) 低 FODMAP 飲食,即減少難吸收的短鏈碳水化合物如果糖、乳糖、多元醇、果聚糖、低乳半聚糖的攝入,可能有利于改善 IBS 癥狀[29]。

6 轉歸與隨訪

IBS 呈良性過程,癥狀可反復或間歇發作,影響生活質量但一般不會嚴重影響全身情況,預后良 好。臨床也發現少數功能性胃腸病患者由于病程 長、病情反復發作而影響全身狀況。IBS 的治療中還應當重視健康教育 ( 生活方式、飲食、心理疏導) 的作用。IBS 發病多由情志因素誘發,癥狀又常常伴有心煩、失眠等情志異常相關表現,因此必 須重視情志在 IBS 中的作用。除了對 IBS 患者進行心理疏導外,還可以運用中醫情志學方面的優勢, 在藥物治療之外,配合使用音樂療法及傳統中醫導 引術等。由于 IBS 受心理、社會影響因素較多,建議隨訪時間可在治療癥狀消失 4 周后。

項目負責人: 張聲生

本共識意見執筆者: 魏瑋、楊儉勤、張聲生

參與共識意見專家 ( 按姓氏筆畫排名) : 丁霞、馬群、王鳳云、王邦才、王汝新、王垂杰、王 春生、王彥剛、王憲波、王敏、牛興東、卞兆祥、葉松、田旭東、田耀洲、馮培民、朱生樑、朱瑩、任順平、劉力、劉友章、劉鳳斌、劉華一、劉啟 泉、劉建平、劉建設、劉紹能、劉德喜、齊玉珍、江宇泳、孫玉信、蘇娟萍、李乾構、李軍祥、李佃 貴、李保雙、李勇、李振華、李培、李慧臻、楊勝 蘭、楊晉翔、楊倩、楊翠蘭、時昭紅、吳耀南、何 曉暉、余澤云、汪龍德、汪紅兵、汶明琦、沈洪、張小萍、張北平、張聲生、張學智、張磊、陳蘇 寧、陳滌平、林壽寧、季光、金小晶、周正華、周 強、鄭昱、單兆偉、孟立娜、趙文霞、趙宇明、趙 魯卿、胡運蓮、胡玲、柯曉、查安生、欽丹萍、姜 莉云、袁紅霞、黨中勤、徐進康、徐健眾、唐旭 東、唐志鵬、陶琳、黃明河、黃紹剛、黃貴華、黃 恒青、黃穗平、曹志群、符思、梁超、董明國、舒 勁、曾斌芳、謝勝、謝晶日、路廣晁、竇永起、蔡 敏、潘洋、薛西林、魏瑋。

參考文獻

[1]CELEBI S,ACIK Y,DEVECI SE,et al.  Epidemiological features of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in a Turkish urban so- ciety[J].   J  Gastroenterol  Hepatol,2004,19 ( 7 ) : 738- 743.

[2]潘國宗,魯素彩,柯美云,等. 北京地區腸易激綜合征的流行病學研究: 一個整群、分層、隨機的調查[J].  中華流行病學雜志,2000,21( 1) : 26-29.

[3]尉秀清,王錦輝. 廣州市居民腸易激綜合征及功能性便秘的流行病學調查[J].   中華內科雜志,2001,40 ( 8) : 517-520.

[4]周建寧,侯曉華,劉南植,等. 武漢地區消化內科就診患者腸易激綜合征的發病情況[J].   胃腸病學,2006, 11( 6) : 356-358.

[5]張聲生,李乾構,魏瑋,等. 腸易激綜合征中醫診療共識意見[J].   中華中醫藥雜志,2010,25 ( 7 ) : 1062- 1065.

[6]BRIAN EA,FERMIN  M,LIN  C,et  al.   Bowel  Disodrers

[J].  Gastroenterology,2016,150( 5) : 1393-1407.

[7]姚欣,楊云生,趙卡冰,等. 羅馬 III 標準研究腸易激綜合征臨床特點及亞型[J].   世界華人消化雜志, 2008,16( 5) :  563-566.

[8]DROSSMAN DA.  Mutli-dimensional clinical profile ( MD- CP)   for  functional  gastrointestinal  disorders[M].   North Carolina:  the Rome Foundation,2015.

[9]張正利,蔡淦.  腸易激綜合征中醫論治溯源[J].  中國中醫基礎醫學雜志,2001,7( 7) : 48-50.

[10]項柏康. 重視腸易激綜合征發病機理的研究及中醫藥治療[J]. 浙江中醫學院學報,2000,24( 3) : 15-16.

[11]鞏陽. 王長洪教授從肝脾腎論治腸易激綜合征的臨床經驗[J].   中國中西醫結合消化雜志,2008,17 ( 3) : 24-25.

[12]王景秀,林平.  腸易激綜合征從肺論治淺析[J].   浙江中醫藥大學學報,2011,35( 1) :  9-11.

[13]陳曉敏,周福生. 周福生教授治療腸易激綜合征驗介紹[J].  新中醫,2006,38( 6) :  10-11.

[14]蘇曉蘭,魏瑋,林琳. 魏瑋教授論治腹瀉型腸易激綜合征經驗[J]. 吉林中醫藥,2012,32( 2) : 142-143.

[15]張北華,高蕊,李振華,等. 中醫藥治療腸易激綜合征的專家經驗挖掘分析[J].   中國中西醫結合雜志, 2013,33( 6) : 757-760.

[16]FOND  G,LOUNDOU  A,HAMDANI  N,et  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comorbidities i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 IBS) :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Eur Arch Psychiatry Clin Neurosci,2014,264( 8) :  651-660.

[17]李乾構,周學文,單兆偉.   實用中醫消化病學[M].